您所在的位置是: 首页非淋菌性尿道炎治疗 >
本校同性情侣双双染艾跳楼
  • 文章来源:互联网
  • 发布时间:2018-12-01

  已经是凌晨0:48分了,太阳穴隐隐作痛,在床上翻来覆去地睡不着。心里想着,不如写点东西吧。

  打开疾控的群,这两个月,每隔几天就会有新的人被拉进去。人员的编号,也从不到700多涨到了将近800。

  记得大二的时候学校里面一对同性情侣因为感染hiv双双从主楼一跃而下。他们当时和我一样,还不满20岁。学校竭力地封锁了消息,据说赔了一笔钱,家长连骨灰都没有带回去,直接洒在了学校后面。当时的我怎么也不会想到几年之后我也会加入所谓“hiv的大家庭“,在进群的时候,群主说,欢迎新人。那时候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回应。

  我身在这个群体中,却对这个群体充满了无力感。感觉我已经没有了任何的情绪,愤怒?厌恶?我不清楚。

  有时候看着身边的女生充满着对同性恋这个群体不切实际的想法,我总是想说,这个群体真的不是你们想象中的样子。

  我听到太多的反驳了,难道异性恋里面就没有滥交的人?溜冰吸毒不是异性恋先发明出来的东西?异性恋里面就没有得艾滋病的人了吗?

  对啊,可是男同性恋群体以少数的人口基数贡献了如此之高的艾滋病增长率,这背后不是所谓的单单抹黑同性恋的问题了吧。

  上面说的话我都承认,但是这不代表着可以否认男同性恋群体是hiv的高发群体。

  就我的亲身经历而言,hiv如今在男同性恋群体,已经蔓延到一个非常严峻的形态。

  而现在从感染上hiv到最后发展到艾滋病,发病太快了。之前的6到10年,如今2年,很多人的CD4就跌破了200。在传染病医院,每个月都有人因为各种机会性感染死去。上次去拿药的时候,见到医生正在训斥一个病人,那个男人瘦得缩成了一团,带着口罩,连椅子都坐不稳,浑身发抖,不停地说:我好冷。

  后来进去拿药的时候,医生给我说,你一定要好好吃药啊,你看上个人,现在CD4只有2,我真的不知道该拿他怎么办才好。

  有时候我总是觉得我们中间也许有人对hiv太过于乐观,或者太过于悲观了。

  有的人天天往群里面发有关艾滋病治疗的各种消息,于是下面有人便加油鼓劲,大家好好吃药,艾滋病马上就可以治愈了,我们肯定会活到那一天的。我记得前一阵子关于英国研制艾滋病药物的新闻出来的时候,群里面一片欢腾。可是后来这种消息便总是没有了下文。有时候有人还在群里面问起,其他人总是说,快了,最多五年,现在的科技这么发达,五年之内肯定都不是事了。

  于是每个人都像是抓到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天天数着过日子,眼巴巴看着一个个试验没有了下文。那段时间,我觉得,没有什么是比希望更伤人的东西了吧。

  于是我从来不给自己希望。我不想经历一次次地失落。

  也有些人啊,觉得得了hiv,就彻底坠入了深渊。

  我认识因为得了hiv决定戒毒的人,但是我遇到更多因为hiv开始吸毒的人。

  有人给我说,你好歹吸毒做爱爽了,得了hiv,我他妈都还没有爽过,得了hiv也太冤了吧。

  相信我,他们从来都没有后悔过吸毒,约炮,骗婚,把hiv传染给不明真相的同妻。

  他们后悔的仅仅是为什么自己得了hiv。

  我有时候觉得很绝望,也很无力。因为自己曾经也是他们中的一员。我没有抹黑整个男同性恋群体的意思,只是有时候觉得,在这个被社会压迫下的畸形的群体中的这一群人,就怎么变成了现在这个状况?

  我见过家里女儿只有几岁大出来溜冰的男人,做爱完全不使用避孕套。在男同性恋的嗨圈里面,无套做爱变成了标配。如果吸毒是为了体验那种彻头彻尾的快感,那带避孕套又有什么意义呢?

  当时的我对他们从心底里面厌恶,但又沉溺在毒品和性爱的快感中无法自拔。在这个圈子里面,每个人都觉得自己是这个社会的受害者,却不知道自己也是双手沾满泪水和鲜血的施虐者。毒品这东西,就像hiv,沾染上便就是一辈子。

  戒毒的人从来不敢说自己彻底戒掉了毒品,只会说自己有多久没有复吸了。虽然我现在离开了那座城市,虽然我也许之后不会再接触毒品,但是我知道那种快感,我是永远不会体验到了。那种感觉就像是用刻刀一刀一刀刻进了我的脑子,我是一辈子不会忘了。

  这几年感受到毒品前所未有地泛滥,伴随着hiv,从社会上流入了大学校园。b****上一句嗨吗?太轻松地就可以接触到这个小圈子。t*****上面越来越多年轻的学生上传着自己吸毒滥交的影片。

  那些和我一样年轻的学生,被人带入这个圈子,却怎么也抽不出身来。到头来被人指责到,是你自己为了要毒品,所以轻贱地让人随便进入你的身体。而吸了毒之后,你的身体就再也不是你的了。

  那些影片中眼神迷离,摊在床上任人摆布的年轻人,在被好几个人轮奸之后还说着我还要再来一口的和我一样的年轻人。

  有人专门录制这样的视频,因为所谓的嗨片可以卖到更高的价钱。我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被别人录制这样的视频放网上叫卖。我如果不是自己的照片被朋友从网上看到,我怎么也想不到还有这么一条财路。

  我不知道这一切的一切在异性恋中的概率,但是我想说,作为一名同性恋的年轻人,你所要面对的环境也许并不是那么友善。

  不要觉得年轻可以犯错所以无所畏惧,有太多时候犯错的代价太大了,大到搭上这一辈子也无法弥补。

  虽然自己确诊hiv阳性只有半年,但hiv已经带走了我身边太多人的生命了。

  都是20岁左右的年轻人,患上hiv,有人自杀了,有人拒绝治疗,最后发病死掉了。都是很有前途的人,如果不是hiv,也许本该会有很光明的人生吧。

  我记得身边的人对我说,难道我们就这么继续下去吗,吸毒,做爱,染上一身性病,吃一辈子的药。或者拒绝治疗,就这么任由自己快活最后几年,然后浑身烂掉发病死去。难道我们就要这个样子吗?

  我们本该是很有前途的年轻人不是吗。

  前一阵子从疾控的朋友那里得知一个学生感染上耐药的菌株,几个月就死掉了。“还是北大的学生呢,唉,太可惜了。”

  又得知之前疾控的一个志愿者被抓到去强制戒毒了。“他男朋友就是艾滋病死掉的,带他吸毒,然后传染给了他hiv,现在他怎么也戒不掉。我们医生平日里和他都是很好的朋友,我同事为此还哭了很久……“

  现在在面对这些消息的时候,我的心里已经没有太多波澜了。我不想去想,这些话语背后是一个个和我年龄相仿,本该有着大好前程的年轻人。

  今天有朋友问我,你以后想干什么呢?

  我说,我有能力了想去做点公益,帮帮那些吸毒和感染hiv的人。

  只不过我现在身体不好,不知道能不能到了有能力的那一天呢?所以也许只能把我的经历写下来吧。

  我不怕漫骂和指责,我只是想着如果有那么一个人看到了这篇文章,或许可以放下手中的毒品;或许可以不再把别人拉入这个深渊;或许可以决定不再去欺骗一个女人去做自己逃避压力的挡箭牌;或许可以决定不再报复这个本已经千疮百孔的群体去恶意传播hiv,那就好了。

  那就好了。

最新文章

本校同性情侣双双染艾跳楼

已经是凌晨0:48分了,太阳穴隐隐作痛,在床上翻来覆去地睡不着。心里想着,不如写点东西吧。打开疾控的群,这两个月,每隔几天就会有新的人被拉进去。人员的编号,也从不到700多涨到了将近800。记得大二的...[详细]

如何有效治疗及预防阴虱病?

成虫虱体如芝麻大小,它在用其喙器刺入人的皮肤吸取血液时,即把人的皮肤咬伤,又将其有毒唾液注入人体,还边吸血边排粪,故引起阴部皮肤瘙痒及炎症反应。阴虱也同其他虱病一样,还可传播回归热及斑疹伤寒等传染病。...[详细]